优乐彩

库德洛:从瘾君子到白宫首席经济顾问

邵宇 原创 | 2019-05-21 10:3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白宫 库德洛 

  卡里古拉(Caligula)被认为是罗马帝国最疯狂的皇帝。他有一匹爱马,名叫英西塔土斯(Incitatus)。为了表示对这匹马的爱,卡里古拉封它成为罗马元老院的一员,这可是当时地球上最高立法机构。除此之外,卡利古拉还计划任命英西塔土斯为罗马领事,但是卡利古拉还没能让他的马成为外交官就被暗杀了。当特朗普在任命劳伦斯•库德洛(Lawrence Kudlow)为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NEC)主任时,美国媒体唏嘘一片,卡里古拉与英西塔土斯的典故就曾被用来映射特朗普的疯狂和对库德洛能否胜任该职位的怀疑。

  这是因为,库德洛并没有受过系统的经济学训练,没有发表过严肃的学术论文,甚至曾经还是个瘾君子。虽然正式就职是2018年4月2号,但早在2016年年初,库德洛就已经成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一员,他是特朗普减税计划的主要起草者。从美国当前宏观经济运行状况来看,特朗普并没有那么疯狂,库德洛也为其经济政策主张赢得了支持。

  波折的职业生涯

  1947年8月20日,库德洛出生于新泽西的一个犹太家庭。1969年,毕业于纽约罗切斯特大学,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71年,进入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学习政治学和经济学,但在完成硕士学位之前就离开了。所以,至今仍然只有本科学历。

  库德洛的职业生涯始于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在公开市场操作部门担任初级经济学家。不久,他离开政府,在佩因韦伯和贝尔斯登的华尔街工作,成为一名金融分析师。1981年,加入罗纳德•里根政府,担任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OMB)负责经济和规划的副主任。在第二届任期内离开里根政府后,库德洛回到华尔街和贝尔斯登,从1987年到1994年担任贝尔斯登的首席经济学家和高级常务顾问。在此期间,他还担任前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汀•托德•惠特曼(Christine Todd Whitman)的经济顾问。

  但是,90年代中期,库德洛因吸食可卡因而被贝尔斯登解雇。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同情他,邀请他在《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上撰写有关经济的文章。但由于吸毒成瘾,他连这份工作也失去了。之后,便是漫长的与毒瘾作斗争的过程。可卡因把他送到一个又一个康复中心。有一段时间,他在明尼苏达州的黑兹尔登(Hazelden)——一家顶级的药物治疗中心呆了5个月,远远超出了标准停留时间——4周。但是,奇迹出现了,库德洛战胜了毒瘾。回归正常生活之后,他成了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或许,正是天主教教义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的经济政策主张,引导他成为了“供给经济学”的信徒。因为,“供给经济学”就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圣经”,而肯尼迪和里根也成了他的偶像。

优乐彩  库德洛布教的场所,是平面和电视媒体。2001年5月,库德洛成为《国家评论在线》(National Review Online)的经济编辑。他还在2001年11月开始播出的CNBC电视节目《美国现在》(America Now)中担任轮换主持人。2002年5月,该节目更名为《库德洛和克莱默》,由库德洛和和克莱默(Jim Cramer)担任常驻主持人。该节目中间经历了一些转型,于2014年3月以《库德洛报告》的名称停播。在此期间,库德洛在2008年末还联合主持了CNBC的另一档节目——《The Call》。库德洛的风格大胆而自信,以对经济、股票和美元的乐观态度为人所知。除此之外,他还参与了一些政治脱口秀节目。

  无论在金融,还是在媒体领域,库德洛对政治事业都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早在1970年,23岁的库德洛就加入了约瑟夫•达菲(Joseph Duffey)在康涅狄格州的“新政治”参议员竞选活动,担任地区协调员一职,工作表现非常出色。他正式担任重要角色的,仍然是1981年进入到里根政府,担任OMB的副主任,负责政府预算工作。在此期间,他还兼任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的顾问委员会成员。1985年从里根政府卸任之后,政治生涯暂告段落,直到2016年春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

  美国税改的幕后功臣

  在为2018年10月最新出版的《特朗普经济学》(Trumponomics)一书作的序言中,库德洛回忆了其与阿瑟•拉弗(Arthur Laffer)以及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于2016年春天在特朗普大厦与特朗普会面时的情景。

  他说,当特朗普在2015年宣布竞选总统时,他并没有太在意,以为这只是在博眼球罢了。但这次面谈消解了他的疑虑。他认为,特朗普真的懂得美国经济在过去20多年出了什么问题,而且也懂得如何振兴美国经济——关键词是减税、去管制、能源开发以及更公平的贸易。而且,特朗普也是里根的信徒,这一点让曾经为里根工作过的库德洛彻底消除了对特朗普的怀疑。

  虽然,他们并非在没一点政策主张上都保持一致,但在如何使美国经济增速重新回到3%以上,甚至5%的轨道上来,两者取得了共识:减税、去管制、扩大能源生产。

  在贸易问题上,他们略有分歧,库德洛推崇自由贸易,他认为关税就是税收(Tariff is tax),加关税可能会抵消国内减税的正效应。但特朗普强调,“自由贸易必须是公平的”。在特朗普看来,征收关税只是一种谈判手段。所以,库德洛只能求同存异,毕竟纳瓦罗、莱特希泽和罗斯在贸易问题上是非常强硬的。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库德洛、拉弗和摩尔就成了“兜售”特朗普一篮子经济复兴计划的成员,特别是减税方案。经过半年多的努力,特朗普赢得了大选。

  随后,他们开始研究政策落地的具体方案。特朗普想要的减税方案,要比里根的更彻底,更漂亮,而库德洛就是这套方案的策划人。

  库德洛正式从幕后走到台前的,是2018年3月。因为不满于特朗普对美国的进口钢和铝征税,时任美国经济委员会主任、高盛前高管加里•科恩(Gary Cohn)辞职。随即,特朗普提名库德洛接任,于2018年4月2日正式就职。

  传统的自由市场派

  库德洛的经济主张,主要体现在1998年出版的《美国富裕:新经济与道德繁荣》和2016年出版的《肯尼迪和里根革命:美国繁荣的秘密历史》这两本书中。天主教信仰影响了他的经济观念,他认为经济表现与社会的道德状况有关。

  在1998年出版的《美国富裕:新经济与道德繁荣》中,他写道:“如果我们能坚持遵循被我称之为‘首要原则’的信条,即那些被称为美国立国之本的道德与价值观……这个国家的发展将永无止境。”《美国富裕》这本书奠定了他的经济政策的伦理基础,具体政策主张,体现在《肯尼迪和里根革命》这本书中。这一点有点类似于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实际上奠定了《国富论》的伦理基础。自由市场的经济学观念和主张,只是斯密道德观念在经济学中的体现罢了。

  在《肯尼迪和里根革命》这本书中,他详细回顾了肯尼迪执政的背景及其从凯恩斯“需求经济学”转向“供给经济学”的路径和效果。在经历约翰逊、尼克松、福特和卡特的反复之后,里根于1981年就任总统,参照“肯尼迪模式”,以“供给学派”为理论依据,开启了大刀阔斧的减税行动,辅之以美联储的紧缩政策,实现了低通胀的增长,将美国从“滞胀”中解脱出来。

  库德洛认为,进入21世纪之后,美国政府一直奉行了错误的政策主张,致使经济增速长期运行在2%以下。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奥巴马政府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组合,其推行的医疗改革方案,不仅会扩大政府赤字,还会挤出私人部门的投资和消费。库德洛认为,这是一种“控制型经济”,违背了自由市场信条。他认为,应该借鉴“肯尼迪-里根”模式,以减税的方式来激励私人部门的消费和投资,这才是振兴美国经济的正确道路。

  在这一点,他与特朗普和纳瓦罗长期以来的观点是一致的,他们都认为美国公司的税收负担过高,使得美国公司和产品失去了国际竞争力,大量制造业企业从美国迁出,导致了大量劳动力失业。

  如图1所示,企业所得税与各种社保、福利开支加在一起,美国企业税负达到了40%左右,而OECD国家企业平均税率已经从2000年的32.5%下降到了2018年23.9%。OECD最新发布的《2018年OECD的税收政策改革》报告现实,英国、法国、瑞典等国家均制定了减税目标,其中英国计划将公司所得税税率从现在的19%在2020年降到17%,瑞典也计划在2021年将本国的公司所得税税率从22%降到20.6%。所以,“宽税基、降税率”是大势所趋。

  因为共同的价值观,特朗普选择了库德洛。参照“肯尼迪-里根”模式,携手让美国再次伟大。当前,美国宏观经济独领风骚,但是,挑战并不是没有。最让库德洛担心的,还是减税的预期效果。如果美国经济增速和持续性不达预期,财政赤字或将难以持续。特别地,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击败了共和党,控制了众议院,佩洛西当选众议院议长,将对美国财政赤字上限施以更加严格的约束。这一点,在修建美墨边境墙事件中已初露端倪。

  留给特朗普和库德洛时间窗口在不断压缩。中美贸易谈判的当下,谁是时间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