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海外市场都适合国内MCN的发展-建宁新闻-太康县新闻
点击关闭

平台短视-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海外市场都适合国内MCN的发展-太康县新闻

  • 时间:

iPhone11发热严重

變現:依然是行業癥結所在前面已經解釋了MCN的含義及發展歷程,接下來就說說所有MCN機構都面臨的一大難題:變現難。

公開數據也顯示,2018年有超三成的MCN營收規模在5000萬以上,其中佔比最高的是營收在5000萬~1億元的機構;而營收在500萬元以內的MCN佔比只有16%。排除樣本選擇的偏差,充分說明大多數MCN的營收狀況還是非常可觀的。

星瀚資本創始合伙人楊歌對記者指出,MCN發展20年以來呈現了三套體系,分別是傳統媒介、第一代互聯網媒介和第二代自由分發的互聯網媒介。而近兩年有一個特點,就是進一步碎片化,「渠道越來越多,比如這兩年有個順口溜叫『兩微(微博、微信)一抖,知乎小紅書快手』,這個就是典型的MCN的描述」。

白皮書顯示,作為內容產業的鏈路,國內MCN經歷了2017年的爆髮式增長,截至2018年12月,機構數量已經超過了5000家。楊歌則表示,國內MCN的玩家非常多,「3萬~4萬家都是說少了」。

種種跡象表明,咪蒙似乎真的要歸來了,並且選擇了時下最火熱的MCN行業。

在這樣碎片化的傳播環境里,應行業發展和規模化效應驅使,逐漸演變出了不同類型的MCN機構。例如熱度傳媒、薇龍文化等,依據投放平台類型的不同被分為了短視頻MCN、電商MCN以及直播MCN;而根據內容所屬行業類別,又可以把這些MCN分為汽車、母嬰、音樂、科技、二次元、軍事等;除此之外,依據量級規模、主營業務和團隊基因的差異,也可以將MCN劃分為多個維度下的不同類型機構。

不過根據近期的各方消息來看,咪蒙或許真的「轉世」成功了,並且還將進軍MCN(全稱Multi-Channel Network,短視頻機構)行業;還有消息稱,其已經在為參与的MCN招兵買馬。

在談到咪蒙借MCN「回歸」的問題時,楊歌指出,能否成功的關鍵在於她在短視頻領域能否佔有自己的市場。他半開玩笑地表示,「比如再給她雪藏兩年,回歸的時候可能就是VR回歸了,那她能否建立一個新的VR流量呢?對於一個平台的經紀運營,最重要的不是對一個平台的深耕能力,而是能夠在各類渠道上都有很強的運營能力和流量搬遷的能力。」

8月在豆瓣上就有人爆料稱,咪蒙搞了個新公司,「又要換個殼重新出來蹦躂了」。並且準確地指出了公司叫「銀色大地」,正在招人。

出海:瞄準東南亞市場經歷了資本介入、巨頭混戰之後,如今的短視頻行業正逐漸趨於飽和,競爭也日趨白熱化。在這樣的背景下,海外市場正成為中國網紅的一塊必爭之地。有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過去3年間,至少有數百名網紅通過YouTube、Instagram等海外社交平台,嘗試在中國以外的地區「出道」。

那麼張靜思是何許人?天眼查信息顯示,張靜思擔任法人或股東的共有7家公司。其中,其擔任股東的上海秒飯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和上海樹梢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其法定代表人都是馬凌,也就是咪蒙的本名。可以說,張靜思是咪蒙的其中一個合作夥伴。

李佳琦,資料圖(來源:視覺中國(000681,股吧))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海外市場都適合國內MCN的發展。楊歌指出,中國可接觸的境外流量市場主要分三大市場:第一是歐美市場,第二是非洲市場,第三是東南亞市場,情況各不相同。

根據第三方平台NoxInfluencer的統計,「辦公室小野」目前擁有超700萬YouTube粉絲,視頻觀看量總計超過16億,穩居第二;緊隨其後的是李子柒,擁有超600萬YouTube粉絲;來自雲南的美食博主「滇西小哥」以290萬粉絲,位列YouTube中國區綜合排名前三。

記者| 李蕾編輯 | 肖芮冬 趙雲 肖勇

圖片來源:豆瓣截圖根據近日的媒體消息,從6月開始,一則疑似咪蒙發佈的招聘廣告在朋友圈流傳,招聘崗位包括時尚美妝副主編、時尚美妝內容編輯、造型師以及攝影師。

有了4G和H5之後,技術的發展使網頁變成了可以分享和可流轉的,特點是信息更加靈活,更加去中心化,流轉速度和散播能力都更快。第三代媒介和第二代媒介的傳播力度是完全不同的。」

除此之外,一家名為「銀色大地」的MCN也確實開始發佈招聘廣告,其簡歷投遞郵箱的前綴也是mm_hr,與6月份咪蒙發佈的招聘廣告一致。據36氪報道,多位投資圈和新媒體業內信源亦向其證實,「銀色大地」確有咪蒙參与。

楊歌也透露,星瀚資本在投資MCN項目時,着重考慮的指標有以下幾項:第一是聚合流量的速度和能力,第二是註冊下載用戶數,第三是留存用戶,第四則是活躍用戶、付費用戶、忠誠用戶和復購用戶。「如果這些用戶長期在你的平台上觀看你的IP、點擊廣告、購買商品和內容,那說明你的MCN渠道又是活的,又是有價值的。這是一個『四步走』,這在渠道流量的評判標準上是非常明確的。」

粉絲多意味着變現能力強,NoxInfluencer日前也公布了兩位中國頂級網紅在YouTube的收入估算情況:「辦公室小野」單個視頻合作參考費用約25萬,單月廣告聯盟收入為459萬,一年的分紅預計5508萬;李子柒單個視頻合作費用高達80萬,一年的廣告分紅預計達4452萬元。

回歸:咪蒙借短視頻重回公眾視野?

楊歌指出,商業的過程永遠分三步走:第一是流量聚合,第二是流量廣告式變現,第三是流量內容或商品變現。他舉了個例子:抖音目前的情況是已經完全工業化生產了,兩周之內如果做不到50萬粉絲、三周做不到100萬、之後做不到500萬粉絲,那這個運營公司「基本上就需要替換產品形式」。

MCN行業真有那麼好混嗎?咪蒙又為何會選中了這個行業?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微信號:nbdnews)記者找到專業投資人來聊了聊這個火熱的細分領域。

今年2月,「咪蒙」及旗下多個微信公眾號被註銷,引發行業高度關注。彼時就有媒體評論稱,「全部關閉,不得轉世」。

趨勢:進一步碎片化第三方機構克勞銳今年發佈的《中國MCN行業發展研究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顯示,MCN在國內的發展經歷了萌芽期、發展期、爆發期和當前正在進行的進化期。尤其是在2015~2016年,在資本風口下,短視頻PGC創業浪潮興起,出現了從單一賬號到多賬號矩陣的孵化模式,開始進行電商、付費等多種商業嘗試。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咪蒙本人是否參与了「銀色大地」?公開信息還無法顯示,但二者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這家MCN的背後是一家名為「上海銀色大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企業在運營,其法定代表人為張靜思,全資母公司名為「上海另一種美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大股東和法定代表人都是張靜思。

據稱,「銀色大地」在招聘公告中寫道,其單個賬號僅「發佈了10個視頻,就做到100萬粉絲。開號僅一個月,登上抖音開屏廣告」。單個視頻的最高點贊超過600萬,播放量過億。不過這則招聘信息中並未提及這個抖音號的名字。

以「口紅一哥」李佳琦為例,其經過了前期的流量聚合之後,順利地完成了商品變現和IP變現的全過程。其曾經創下5分鐘直播賣掉1.5萬支口紅、5個半小時直播中成交額353萬的紀錄。目前李佳琦的淘寶真人賬號共有596.6萬粉絲,每個視頻的觀看次數從100多萬到600萬,顯示出強大的直播帶貨能力。

資料圖(來源:攝圖網)在楊歌看來,第三套媒介本身渠道更加多樣化、靈活性也越來越多,並且還在層出不窮新產品,很難揣摩。「在第三套媒介里,MCN得到了一個非常大的提升,在不同渠道里都有傳播能力。」

他進一步解釋道,MCN整個碎片化和多渠道的過程,有兩個最明顯的趨勢。

白皮書顯示,其調研的MCN機構中,變現方式選擇最多的仍然是廣告營銷、佔到所有機構的80.6%;其次是平台補貼、內容電商和課程銷售,共同組成了MCN機構變現形式的第二梯隊;第三則是衍生品銷售、IP授權等。並且MCN會因為其核心基金和規模的不同,選擇不同的變現方式,甚至選擇多種變現方式的組合。

「第一個是從傳統媒介走向新媒介,並且二者並存的過程。這種模式細化剖析來看:傳統媒介是電視、線下、紙媒、報刊等,這些媒介是中央化的體系,傳播方式是多點對多點傳播。它們的流量在被拆分,並且已經拆分了15年時間。而第二代互聯網媒介是點對面的傳播。當2G、3G出現之後,整個媒體、媒介渠道都發生了重大的改變,他們不再依託于傳統媒介。第三代媒介則由兩件事來引領,一是硬的,4G;一是軟的,H5,代表的是網上信息的流轉分發更加活躍。

截自新浪微博@辦公室小野在以YouTube為代表的海外渠道上,內容變現的方式主要有三種,即:網絡平台瀏覽分成、廣告植入和眾籌打賞等,和國內的收入模式區別比較大。

「歐美市場切不進去的原因主要不是模式不同,而是文化差異。其實模式、運營等商業手段都是相似的,但是歐美市場的競爭對手從資本、意識形態、影響力上都比國內MCN強,這是當前最大的問題。非洲市場的變現問題最大,因為互聯網支付普及率低。第三是東南亞市場,它是運營運作、市場成熟度、支付程度等都跟中國最相似的一個市場。目前中國這些流量,想出海的都瞄準東南亞市場,效果相對也比較好。」

事實上,網紅開設MCN早有先例。2016年4月,papi醬聯合泰洋川禾創始人楊銘創立了短視頻MCN機構papitube。2018年6月,papi醬啟動「百人計劃」簽約達人,至今達人數量已經超過150人。

今日关键词:70年中国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