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中国科学家在一些科研领域会拥有更多的国际话语权-石油大亨游戏-北湖新闻网
点击关闭

望远镜观测-未来中国科学家在一些科研领域会拥有更多的国际话语权-北湖新闻网

  • 时间:

window10

2008年,大視場巡天望遠鏡大天區面積多目標光纖光譜天文望遠鏡(LAMOST)落成,它顯著提高了我國在大視場多目標光纖光譜觀測設備領域的自主創新能力。2016年,FAST竣工,它的到來,使得中國望遠鏡在尋找新脈衝星的征途上實現了零的突破。2017年,硬X射線調製望遠鏡衛星「慧眼」成功發射,它使我國的天文觀測實現了由地面觀測到天地聯合觀測的跨越。

這台2.16米口徑的望遠鏡在上世紀90年代的中國已經是非常頂尖的天文觀測設備了,它幫助中國科學家發現了新的超新星和類星體。然而,同時期的美國已經有了口徑為10米級別的光學望遠鏡,甚至連發射到太空的哈勃空間望遠鏡的口徑都是2.4米,其間的差距可想而知。

在天體物理領域耕耘了近30年的徐仁新,深知觀測對於天文學研究的重要性。在他看來,科學是基於經驗基礎的一個邏輯體系;理論研究得到的推斷,往往需要靠實驗或觀測來進行檢驗。「有了一流的觀測設備,才可能在相關領域擁有更多的國際話語權,做理論研究也更有底氣。」

「當時,國家整體的經濟實力和科研投入有限,加之天文學是一個相對小眾的研究領域,國內大型天文觀測設備屈指可數,更談不上有國際競爭力。」徐仁新回憶道,改革開放之初,國內只有60公分口徑級別的光學望遠鏡,2.16米口徑的光學望遠鏡直到1990年才建造完成。

「今年4月,FAST通過工藝驗收並向國內天文學家試開放,最近在籌備成立運行和發展中心,這意味着離全面開放更近了。」徐仁新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說道。

沒有一流的觀測設備,拿不到一手的觀測數據,相關的實驗和理論研究也就難有大的影響力。「不是說沒有設備就沒有話語權,相對國際同行而言,你的話語權要小得多。」徐仁新說道。

事實上,不只是天文學領域,近年來隨着科技投入的不斷增加,在高能物理、生物、信息等領域,我國先後有一批標誌性的大科學工程項目拔地而起或啟動建設。在徐仁新看來,科技投入帶來的科研「硬實力」的增強有目共睹,一方面,有了大科學裝置的撐腰,未來中國科學家在一些科研領域會擁有更多的國際話語權;與此同時,大科學工程在國家現代化建設中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對政治、經濟、社會、科技等有着巨大的戰略作用,具有較強的產業關聯度,對推動國民經濟發展會產生非常高的「溢出效應」。

時光回溯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徐仁新還是北京大學天文學方向的一名博士生。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老師們——老一輩的天文學者苦於沒有先進的觀測設備,不能第一時間獲取一手的觀測數據,難以做出在國際學術界非常有影響力的成果。

記憶儘管遠在貴州省黔南州平塘縣的深山裡,但有「中國天眼」之稱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一直以來都備受矚目。長期從事脈衝星相關研究的北京大學物理學院天文學系教授徐仁新更是時刻關注着FAST的新動態。

「以FAST為例,和在脈衝星發現上有着豐富成果的帕克斯望遠鏡相比,FAST的功能要強大得多。同等接收的情況下,FAST觀測一分鐘獲取的數據質量,帕克斯需要觀測10個小時左右。我們有理由期待,未來FAST將帶給我們更多的驚喜。」徐仁新表示。

在幾代天文人的奔走呼籲下,國家不斷加大對天文學領域的科技投入,先後啟動多個重大觀測設備項目的建設。

今日关键词:国庆外卖销量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