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多年合作的英特尔和华为怎么也不会想到-5v5单机游戏-亚洲新闻网
点击关闭

芯片合作-相信多年合作的英特尔和华为怎么也不会想到-亚洲新闻网

  • 时间:

单人家庭将成主流

最後在生態方面,這也是華為當下的一大短板,說是「成也生態,敗也生態」也絲毫不為過。

OTII(Open Telecom IT Infrastructure)即電信開放IT基礎設施項目,該項目在 2017年11月由中國三大運營商、中國信通院、英特爾等公司共同發起,是業界首個由多家運營商聯合發起的服務器開放合作項目,首要目標是形成面向5G及邊緣計算的深度定製、開放標準、統一規範的服務器技術方案及產品。

毋庸置疑,2020年不管對於英特爾還是華為都至關重要。因為究竟是華為率先攻下生態的短板,亦或是英特爾在5G基礎設施領域先攻下一城,都可能導致整個行業的重新洗牌,風雲突變。

另外,關於無線網的戰爭也在華為與英特爾打響。

不過,當時鯤鵬920的發佈並未引起很高的關注度,只是被單純的看做是華為在服務器領域的初步探索。

高處不勝寒,他們的改變,是形勢所迫,更是自身所需。

這一次,華為又選擇了站在了英特爾的對立面。

值得一提的是,在11月底,在邊緣計算硬件方面,由華為主推的ECII(Edge Computing IT Infrastructure)平台也已經成長為了能夠與OTII相提並論的兩大平台。這兩大平台將從多形態混合方式推動開放邊緣異構硬件體系構建,OTII深度定製、開放標準、統一規範,ECII探索麵向異構計算的邊緣計算硬件體系,為其提供集成驗證平台。

正是如此,邊緣計算成了各大廠商必爭的要塞之地。同樣,華為與英特爾新一輪較量也聚焦在了邊緣計算上。

與此同時,英特爾作為傳統CPU龍頭,幾乎不對外開放能力。相反地,華為在推出自研鯤鵬芯片的服務器主板時就開放了一定能力,此舉未來勢必會對英特爾造成一定影響。

第二個原則,積極並充分利用通用平台,減少對私有平台的依賴。

雖然在手機端,華為的麒麟芯片已經展露了頭角,但在服務器芯片和AI芯片領域,華為離行業巨頭的水平還有一定的距離。

外界有評論稱,對於英特爾而言,這四大抓手招招都是直取要害。

在他看來,華為布局芯片主要是看到了由於數據多元化帶來的計算多元時代。如果說英特爾是全能冠軍的話,這個時代也在出現單項冠軍。

相比傳統服務器,OTII邊緣服務器具有較小深度、更廣的溫度適應性、前維護和統一管理接口等技術特點,對於推動未來邊緣計算業務快速發展、減少運營商邊緣機房改造成本尤為重要。

數據顯示,英特爾作為傳統CPU龍頭,佔據着服務器芯片市場90%以上的市場份額。其中華為還是英特爾全球最大的客戶之一。

其次華為發佈了面向不同場景的計算處理器系列,具體到計算領域,競爭的焦點則集中在鯤鵬和至強/昇騰和Nervana NNP。

據報道,在談到與計算機產業巨頭英特爾的關係時,華為智能計算業務部總裁馬海旭表示:「我們與英特爾是競合關係,類似蘋果與三星,手機業務上是競爭關係,但蘋果也在使用三星的屏幕。現在英特爾還在給華為提供X86的處理器,如果不受到美國的影響,華為也會繼續使用。」 這也說明,華為並沒有停止與英特爾合作。

在MWC 2018期間,中國移動聯合美國ATT等世界上五家電信運營商宣布聯合成立ORAN聯盟。ORAN聯盟,旨在將下一代無線通信網絡的開放性提升到新的水平。

近兩年,伴隨着5G的步步推進,興起了一大批熱門技術,而邊緣計算無疑是最熱的之一。

在之後的10多年間,華為服務器業務經歷了起起伏伏,直到企業業務BG成立之後,服務器才得以轉正。

而這背後一切的圓點都是數據。所以,從技術公司長遠的發展需求來看,要想在未來世界中繼續生存,並佔據一定地位,英特爾和華為的競爭是雙方不得不面對的唯一選項。

一方面,英特爾聯合全球多家運營商推廣基於x86架構的通用平台的硬件,支持多家設備的互操作。另一方面,英特爾大力建設基於自家CPU的電信開放IT基礎設施的邊緣計算定製服務器,以此來降低運營商的改造成本。

在2019巴塞羅那世界移動通信大會(MWC)期間,中國移動三大運營商及產業鏈合作夥伴共同發佈基於最新一代Intel CPU平台的OTII邊緣定製服務器。

在3G時代,英特爾也曾在美國的助推下在通信領域躍躍欲試,還推出了WiMAX技術,當時英特爾為了搶佔行動運算市場,又不想跟那些傳統電信公司一同共享資源,所以選擇WiMAX作為整個英特爾的無線技術發展方針。

該人士進一步指出,「華為的芯片,我們一定是先滿足內部需求,然後再出來給大家用的。這次一開始我們之所以會這麼被動,是因為大家發現原來自己這麼多年用的計算框架主要都來自美國,包括開源框架,軟硬件等,今天被這個事情打開之後,我們內部反而覺得對於產業是一個很好的轉型期。」

如此,華為與英特爾的又一次對峙再次形成。

作者:張 雪編輯:張麗娟時間回到5月16日,一紙實體清單的出現,讓多年稱兄道弟的華為和英特爾的關係開始發生變化。

無線接入網一直是運營商資本開支最高的地方,尤其在5G時代,網絡對基站數量要求太高,傳統模式難以為繼。

老牌計算廠商英特爾正在從「數據中心」走向「以數據為中心」,老牌通信廠商華為的願景也已經變為了「致力於把數字世界帶入每個人、每個家庭、每個組織,構建萬物互聯的智能世界」。

5G的關鍵之戰在華為在服務器芯片領域向英特爾宣戰的同時,另一側,英特爾也對華為壟斷的網絡基礎設施領域覬覦已久。

可未來遠不及計劃美好。在利益的驅使下,華為和英特爾這對「紅藍CP」關係出現了裂紋。

2000年4月24日,英特爾與華為簽訂了一份合作備忘錄。該備忘錄主要涉及開發、合作和技術資源共享三大關鍵領域,旨在通過雙方共同努力促進中國開發基於英特爾(IX)架構的通信解決方案。

可見,技術方向的站隊某種程度是決定了未來,在通信領域尤為如此。

可英特爾的這次進攻並沒有成功,相反2010年,擁有WiMAX標準最大話語權的英特爾宣布解散了WiMAX部門。

所以從英特爾手中搶服務器芯片市場,對於當下的華為來說多少有些虎口拔牙的意味。

更為巧合的是,英特爾基於x86平台,在全球計算領域已經做到了幾乎壟斷的地步,同樣,華為在通信領域也是如此。

在2019華為全連接大會上,華為副董事長、輪值董事長胡厚崑對外發佈了華為的計算戰略,這一戰略有四大抓手,即要實現架構替代、芯片替代、整機替代和生態替代。

其實,英特爾在通信領域的野心早就顯露出來了。

毋庸置疑,幾年之前,英特爾在數據中心處理器市場已成為引領者,通過雙方合作和創新,華為也在高端服務器研發方面取得了突破。

從一開始的接觸到在服務器、存儲、數據中心和雲計算等整個IT領域的全方位合作,兩家公司還曾信誓旦旦表示,未來將共同致力於解決方案的構建和渠道的拓展,共同開展市場拓展和品牌營銷活動,更緊密地走向美好未來。

對於英特爾和x86而言,其核心價值和競爭力就是生態,英特爾用了20年的時間,將主流計算生態從小型機牽引到了X86上,而華為現在又想用同樣的辦法來複制。今年的全聯接大會上華為宣布新一輪的沃土計劃,承諾投資15億美元,匯聚500萬開發者。

截止到現在,華為是主流設備商中唯一沒有加入ORAN聯盟的廠商。

同時華為董事徐文偉強調,「華為不是要與英特爾競爭,更不會替代。華為會與英特爾公司繼續保持良好合作。」

據了解,ORAN聯盟有三大關鍵原則:

而押寶WiMAX的美國,不僅在3G時代被坑掉了大筆錢,而且嚴重影響了在3G時代的話語權,將一批盟友坑的血慘。業內認為,這一事件直接導致了美國在5G建設上的落後。

外因內驅下,這一切發生地突然而又順理成章。

伴隨着2020年的到來,全球5G網絡部署將進入全面加速期,同時,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帶來的海量數據(603138,股吧)將對算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可能是華為向來擅長未雨綢繆,也可能只是自身布局的一環。

英特爾在5G時代的野心已經無需贅述,尤其是在「被迫」放棄基帶芯片之後,5GIT基礎設施和邊緣計算彷彿成了英特爾的救命稻草。

如今來看,華為與英特爾之間的競爭,不僅是雙方之間的,更是他們與自己之間的比拼,與時間的賽跑。

不可否認,在運營商來看,在建設5G網絡時能夠省錢絕對是一大利好,但對於華為、中興、愛立信等老牌設備商來講,英特爾卻成了不折不扣的攪局者。

短短7個月的時間里,兩者從盟友變敵對,又變回合作夥伴,從而形成了一種新的競合關係。

在華為官方網站中發佈的《英特爾眼中的華為》一文中曾寫道:當時在英特爾服務器事業部的方粵生回憶稱,「其實華為看得很遠,當時已經看到若干年後,通用計算領域的許多產品和技術,將和傳統網絡和通信技術融合,於是開始做產品、技術和人才上的積累。」

對於華為而言,這或許是一個多年布局的決定,或許是在當前國際環境下的應急之舉,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對於英特爾而言,華為可能是其最不意麵對的競爭對手。

只是這一天來得比所有人的預計要早。

首先是架構創新,華為的業務已經分佈在網絡、終端、雲服務上,需要一個新的架構為之提供覆蓋端邊雲全場景的智能化,達芬奇架構由此誕生。

情急之下,華為或許是為了穩住陣腳,或許是為了反抗,很快就宣布了自己的備胎芯片。「這天我們是沒有準備好,但是我們也在時刻準備着。」一位華為海思產品人員如此表示。

在業內人士看來,在開放接口的情況下支持異廠家設備的互操作,則意味着,未來某個現網的單一廠家設備無論數量再多,也並非無可替代;而後兩個原則也意味着通用硬件將成為趨勢。

目前在這兩大領域的勝負還未能知曉,但是可以預見,在未來5G網絡大規模部署時期,雙方的競爭將會愈演愈烈。

對此,華為無線網絡首席營銷官周躍峰曾對媒體直言,「華為自己的研究表明「白盒無線與傳統的無線電設備之間存在巨大的性能差距。在4G基站中使用帶有英特爾CPUs的白盒,功耗超過了原有的10倍,5G更為複雜。就現有的英特爾CPU技術而言,我們還沒有看到將其應用至5G基站的可能性。」

4月12日,OTII項目負責人、中國移動唐華斌在公開場合指出,「英特爾對OTII項目的推動作用尤其值突出。作為x86芯片提供者,英特爾不是簡單提供芯片方案設計,滿足邊緣服務器的性能指標,而是深度參与了整個產業鏈的生態建設,從主板到可行性驗證,到服務器廠商的溝通合作,再到後續推廣應用,英特爾也不遺餘力。」

對於競爭,馬海旭則稱「這個世界是開放的,誰能提供更好的產品,就能贏得市場。」這其中所含的挑戰意味不言而喻。

其實,早在2019年1月,華為就發佈了業界最高性能基於ARM架構的服務器處理器鯤鵬920(Kunpeng 920)以及基於鯤鵬920的TaiShan服務器、華為雲服務。加上2018年相繼推出的麒麟980芯片和昇騰910芯片,如此一來,華為的芯片產品已經全面涵蓋雲端(服務器端)和終端(消費端)。

華為計算戰略直擊英特爾?在這樣的形勢之下,對華為來講,最為緊迫的大概就是芯片了。

結語行業領頭羊的競爭者永遠是出自於其他行業,相信多年合作的英特爾和華為怎麼也不會想到,政治形勢的改變,竟加速了兩家關係走向了競合,實際上競爭是大於合作的。

很多人不會想到,早在十幾年前,除了通信設備外,華為也開始與英特爾探討服務器業務的合作。

另外,在計算領域還有這樣一種說法——產品本身一旦做到了佔比50%以上,那你本身就是生態。

不過,在服務器芯片領域,英特爾所向匹敵。此前高通、三星和NVDIA等都曾向英特爾發起挑戰,但都一直沒有傷及英特爾皮毛。

然而產業的轉型並非朝夕之功,同時,華為要改變的這個產業正好是英特爾的主場。

首先是引導產業的演進方向,一是開放接口,可支持異廠家設備的互操作;二是通過虛擬化方式構建無線接入網。

馬海旭進一步談到,「華為未來會繼續發展X86、鯤鵬、昇騰三個計算平台,與英特爾互相借鑒各自的優勢。」

如今,在這樣的背景下,可以說給了華為大張旗鼓,全面推進服務器領域芯片的一個機會。從某種程度上也加速了華為與英特爾的正面衝突。

要知道,設備商行業進入寒冬多年,各家都指望通過5G實現新一波的盈利。英特爾的突然介入,是要擊破他們的美夢,成為5G新的獲利者。

在扶正服務器業務的過程中,英特爾和華為的合作關係也發生了質的變化,合作深度甚至提升到了企業的戰略層面。與其他很多企業之間的合作不同,華為與英特爾的合作除了市場戰略層,還深入到產品研發層。

這樣一來,運營商獨立性將更高,而不再像現在被設備商左右。傳統設備商將面臨重大變革,而一些互聯網企業、軟件廠商、IT廠商或將成為市場新玩家。

但在此之前,華為與英特爾合作親密無間,廣泛採用x86平台,如今伴隨着鯤鵬的出現與崛起,雙方的合作變得微妙,x86平台甚至可能被加速替代。

第三個原則,制定、推進接口及相關API標準化定義,探索開源解決方案。

深層來看,華為與英特爾之間的競爭,也折射出了技術更新迭代下,企業邊界的進一步模糊,大公司選擇的一致性。

今日关键词:中国双航母时代